白先勇:除了曹雪芹,还有谁能把《红楼梦》后四十回写得这么好?

来源:文史宴 | 作者:小奔  2020-09-02 13:52

《红楼梦》的未结之缘
作者:白先勇


 
张爱玲曾说人生有“三大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梦未完。
 
林青霞的床头总摆着一本《红楼梦》,以便不时翻看。
 
《红楼梦》是一部天书,是中国最伟大的小说,魅力自不需多说,书中的丰厚积淀,也让文学大家为之倾倒,其中包括著名作家、名将白崇禧之子白先勇

著名小说家白先勇从小学五六年级就开始看《红楼梦》,著书之后笑谈:曹雪芹是我的“师父”,《红楼梦》是我的文学圣经、我写作的百科全书。
 
在1965年至1994年间,白先勇在美国加州大学教《红楼梦》,这一教就是整整二十九年。
 
014年起,他受邀回到母校台湾大学开设通识课,将毕生对《红楼梦》的钻研体会倾囊相授。
 
他不是所谓的红学家,也不执著于从考据出发来解读文本,只是从另一个小说家、文学创作者的角度,擦去经典的蒙尘之处,将历来被冷落的人物、被曲解的角色一一归还原本的个性姿彩,令其登台绽放。

大家都知道,自《红楼梦》问世以来,关于后四十回是否是曹雪芹本人所写的问题,一直争论不断。
 
很多红学家研究,说曹雪芹这本书后四十回不是他写的,是高鹗续的。
 
但白先勇的观点是:除了曹雪芹,还有谁能把《红楼梦》后四十回写得这么好?
 
他比较倾向的说法是,后四十回曹雪芹早有了稿子,这稿子佚失了,后来程伟元他们又去一点一点收回来,可能有一些未定稿,是由高鹗修订完成的。
 
这个结论绝不是先生拍大腿所想,而是有着相对严密的逻辑,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前八十回的千里伏笔,后四十回都那么巧妙地收了回来。
 
秦钟的再次出现、鸳鸯自杀前拿起曾绞下的头发等细节,不仅细致入微,还与前文形成了极好的呼应,续书者很难有如此细微的布局。
 
第二点是:后四十回,人物说话的口气完全没有变。
 
白先勇说,后面贾府逐渐衰败,文字风格确实与前八十回的花团锦簇不同,但是后面宝钗讲话、薛姨妈讲话,跟前面都对得起来,虽然后面讲的都是伤心的话,可是口气还是一样。
 
从创作的角度出发,“人物语气的笔调”保持了连贯性,不得不说,这是白先生的慧眼独具。
 
当然还有个原因,后面有几回写得相当精彩。
 
曹雪芹写这本书,肯定有很深的自传成分在里头,所以他写起来等于是一本《追忆似水年华》,前面写得兴高采烈,后面写得满腔悲哀愁绪
 
某一种了悟之后,他对人世间有那么深刻的怜悯(compassion),如果是另外一个人,没有实际经历过像曹雪芹家里的事情,后面四十回哪有可能跟他一样,有那么深层的感情在里头。尤其宝玉别离的那一段,就够让人心酸的了。
 
许多红学家,往往从考据的角度旁征博引,质疑与贬低后四十回,也只有白先勇这种同为小说家,而且人间阅历及其细腻与丰富的作者,才能看到这一层逻辑关系。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大量刻画女性角色,从金陵十二钗到各种太太姨娘,角色类型和层次可以说应有尽有。
 
对于这种尝试,白先勇充满了赞扬:

《红楼梦》在某方面是曹雪芹塑造的女儿乌托邦。第一次中国小说里头女性角色占有那么大的比例,而且是那么重要的位置。态度很要紧,曹雪芹这种对女性很爱慕、尊敬、怜惜的态度,在中国小说里面不太有。

中国的传统里面,中国的文人对女性方面心理的描写,还有情感的认同,很特殊的《水浒》《金瓶梅》这些著作对女性的看法,从现在来讲恐怕有点男性大沙文主义。曹雪芹却不是,曹雪芹对女孩非常体贴。女孩子对他来讲是一种精神上的素质,青春的,提升人的,很纯洁的。

 
这种视角和突破,可以说曹雪芹本人的家世和心性不无关系,而且如果用现代人的视角来看,能写出《红楼梦》的曹雪芹,完全就是一个具备美学鉴赏的艺术家。
 
白先勇说,大观园里面的春夏秋冬,有不同美景和享受,在贾府极盛的时候,这个冬天,是什么样的世界呢?是琉璃世界、白雪红梅,多么鲜艳的一幅景象。还加上这些女孩子穿上了各式各样的冬服,拥裘披氅,曹雪芹又大大展现了他写服装的功夫。
 
白先勇还调侃道,说曹雪芹就是个时装设计师(fashion designer)。
 
初读《红楼梦》的读者,应该都曾被书中人物的服装所震撼到,在黛玉刚进贾府的时候,看到“三春”姐妹的装扮,以及王熙凤出场,那一身穿金戴银的样精织细绣(elaborate),印象应该都非常深刻。
 
白先勇一语道破这里的背景文化,所谓观衣观人,衣服就代表了人的身份、个性、气质,她的社会地位(social status),所以服装在《红楼梦》里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不是随便写的。
 
在重要的场合,要突出哪一个人的时候,就给她穿什么。
 
试想如果王熙凤进来那个场合,随便写两笔,穿个褂子什么的,我们对王熙凤的印象就完全不对了,现在我们永远记得她的第一次亮相。
 
从小细节到大格局,白先勇把《红楼梦》的里里外外讲得干净透彻,为我们复原了属于那个年代的中国美学式的生活史。

访谈

奔流·访谈|刘敏:万物终开花

万物终将花开 文|刘敏 事不过三,可我还是第三次走进了奔流文学院的课堂。自两个月前接到培训通知,一个诱惑人心的声音...

金路:文学来源于生活,又反作用于生活

文学来源于生活,又反作用于生活 文| 金路 为期一周的奔流文学院作家研修班学习,几位导师多次提到写作与生活这一观点...

足球下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