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磊:生活无论如何应该是火热的——读张鲁镭中篇小说《黄金搭档》

来源:未知 | 作者:杨永磊  2020-08-10 17:20

张鲁镭老师是创作风头正盛的实力派作家,她的作品多从老百姓的普通生活出发,在酣畅淋漓的叙述和饱满厚实的情感中,展现一个个“小人物”的喜怒哀乐和生活本身的酸甜苦辣。《黄金搭档》也是如此。这篇新近推出的中篇力作,将老年人的生活和精神世界演绎得多姿多彩、热烈火辣,读起来让人血脉喷张,欲罢不能。读完不禁掩卷沉思: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继而又想:生活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黄金搭档》里的主人公,各有各有的不幸或烦心事。金凤有一个酒鬼丈夫,整天游手好闲,一喝醉就耍酒疯,后来醉酒后跌入下水井摔死。金凤从来没感受过婚姻的温暖和幸福,但作为一个身体和精神强悍的女人,金凤从来没向生活低头过。老奚与彩云夫妇经历了丧子之痛,撕心裂肺之后,彩云变得神神叨叨,开始关注一日三餐,“她把每一顿饭都吃得特别有仪式感,哪怕一根咸菜,也要用舌尖嘬出深邃来”。老奚失去了精神上可以与之交流的对象,在遇到舞蹈搭档金凤之前,内心简直一片荒漠。金玲的男人常年瘫痪在床,翻身都费力,沉重的家庭负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这一切都为他们的老年生活涂抹上一层孤独凄苦的色彩。但这一切,在他们成为舞蹈搭档、生活搭档和精神搭档之后,一下子彻底改变了,变得火辣奔放起来!

叹号的使用,大大增强了行文的情感基调和烈度,赋予了小说昂扬向上、一往无前的气质和品格。一篇小说的情感基调或者基本语调是至关重要的,伤感的,热烈的,朴实的,巧妙的,各有各的使用环境。这篇小说显然不是喃喃自语式的伤感,而是一种狂飙突进式的热烈,像一瓶高度数的美酒,甘冽浓郁,让人沉醉。粗略一数,整篇小说用叹号的地方达数十次之多,情感的饱满和炽热也自不必说:“金凤不光手巧,关键她还有一颗勇敢的心。花甲之年的人还打扮得青枝碧叶!” “每一次起舞都神圣庄严面孔生动,都有一种光彩在他身上焕发,由里及外元气满满!”“努力把果腹变成珍馐,不然能怎样?在老天没来收你之前,日子再难也得挨下去!”热辣辣的感觉扑面而来,再颓废的废柴读了这篇小说也会焕发出别样的活力来。生活本来就应该这样呀,不然又能怎样呢?既然活在世上,就认认真真地活下去!生活就是认认真真地体味、感悟幸福。历经世事沧桑之后,生活会把每一个人变成生活的哲学家,不信你看看金凤、老奚他们,他们多会生活!

张鲁镭是搞戏剧创作的,她的小说中常常带着高度的口语化和画面感,以及紧凑的情节冲突。《黄金搭档》通篇都像一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在聊天,没有任何的忸怩之态。金凤跳舞间隙喝水时感到胳膊酸痛,担心是刚刚抽老奚那个脸蛋子用力过猛,把胳膊给伤了,“金凤对着老奚喊,老奚放歌,放《女人花》。老奚不理那份胡闹,依旧摆弄着手里的音响。金凤几步蹦过去,聋啦!让你放《女人花》!老奚抬头白她一眼,你还像个女人吗?这个欠揍的玩意儿,金凤正要拿麦克风抡他,有人叫,金凤,你手机响了!”瞧瞧,画面感多强,对话、动作、表情、场景全有了,妥妥的电影场面!老奚自从跟金凤做了搭档之后,生活一下子紧张充实起来,工作之余跟着金凤卖力练舞,听候金凤差遣使唤,练完舞后买菜买肉,到家变身好男人一枚,洗手作羹汤,满足彩云的食欲和味蕾。吃完饭后,收拾碗筷,洗床单、擦地板,侍弄嘉宝,马不停蹄。睡不着,学新舞《军港之夜》,约金凤去买海魂衫,到单位后对着大厦的大门练舞,午饭没吃就赶去金凤家排练,练完不过瘾还要去海港公园继续练,风雨交加之时坐着公交车在市里一圈圈地逛,下公交后进舞厅,追忆美好时光,去金玲家帮忙熬中药,与金凤跳舞时金凤不慎倒地,把她送到医院……生活就是由这样一件件具体而细碎的事件组成的,而时间也在这样一件件具体而细碎的事件中流逝着,宁谧而安详。生活就是不断地往前奔,在奔的过程中尽最大努力感受生活的幸福与美好,同时也在完成着自己的生命过程。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也许我们能在回忆中追溯过去,但在现实生活中永远回不到过去。惟其如此,生活、生命才弥足珍贵。

中国正在进入老龄化社会,这是社会发展进步的象征,但老龄化也会带来一系列问题。《黄金搭档》对老年生活的关注,抓住了当今中国社会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留守老人、孤寡老人、失独老人都是社会的弱势群体,他们的生活如何得到保障,他们的内心如何得到抚慰,他们的情感寄托在哪里,他们的精神依赖于何处,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并付诸行动的。《黄金搭档》中,失去丈夫、子女又在外地的金凤,经历丧子之痛、老两口相依为命的老奚与彩云,一个人照顾瘫痪丈夫、不堪重负的金玲,在他们火辣热烈的生活背后,恰恰隐藏着老年人生活的孤独与凄苦。惟愿天下的子女们都能尽一份孝心,在物质上尤其是精神上多多关怀自己的父母,让他们有一个幸福、美好、充实的晚年。而对于那些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人,也请他们读一读《黄金搭档》,因为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把原本不幸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热火朝天!
 
作者简介:杨永磊,1988年生,河南平顶山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吉林大学文学硕士,现供职于光明日报社。作品见于《北京文学》《安徽文学》《莽原》《奔流》《延河》《当代人》《绿洲》《陕西文学》《牡丹》《大观》等刊物。入围首届师陀小说奖。河南省作协第六届奔流作家研修班学员。


足球下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