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分老师

来源: | 作者:赵付友  2020-10-27 14:38

60分老师
1986年,刚师范毕业走上工作岗位时,我踌躇满志,整天满脑子就是一个想法:如何当一位合格的教师,进而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优秀教师。
  为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我暗暗给自己鼓劲打气,并在心中制定出一天工作目标、一周目标、半学期目标直至学年奋斗目标。这些目标虽然没有写在纸上形成文字,但在我心里,它远远胜过有些领导干部的就职报告。
  目标是一面旗帜,有目标才有动力。为实现自己的既定目标,私下里,我多次偷听老教师们讲课,悄悄地模仿老教师们备课、批改作业和辅导学生。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在师范学校学习过的教学方法和教学理念与基层学校的实际教学活动格格不入。比如,师范教材上的学生自学,小组探究等在基层学校中根本找不到实践的影子,因材施教和爱的教育常常被教师的满堂灌所代替。什么精讲多练,启发诱导等教育方法统统无寻踪影。课堂上,老师们在无休止地灌输知识,即便有时下课铃响了,还会有老师还恋恋不舍地在给学生演板最后一题的解题过程,遇到已经听课疲倦的学生打瞌睡时,老师往往会回击一阵严厉的呵斥。为了所谓的祖国教育事业,有老教师累倒了,有学生学怕了,此情此景,我绝望、迷茫,这难道就是我追求的教育目标?这难道就是我们要实现的基础教育?
  有一天语文课上,我首先让学生泛读一遍课文,然后让同学们提出这位同学在读课文中的优点与不足,而我自己很轻松地站在讲台上引导着这一节课的走向。一看教室后面,我突然发现校长不知什么时候走进了教室。既然知道校长来了,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继续按照自己昨天晚上的备课思路引导下去。
  这节语文课,我彻底摆脱了口干舌燥的苦恼,直到下课了,我还一身轻松的样子,而学生呢,课堂气氛活跃,学生争相发言,一节课的教学目标在师生间和谐的氛围完成了。谁知下课后,校长立即叫住了我。来到校长办公室,校长又叫来了我校的几位“老语文”。校长首先向大家概述了听课过程,然后提出了我讲课的致命弱点:一、一上课就先让学生泛读课文,你这不是让学生出丑吗?假如学生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他还有心思学习吗?你一个当老师的不先领读或泛读课文一遍,首先就没起到示范作用,你自己还不能读懂课文,你当老师的如何指导学生?二、一节课上,总是学生在讲在说,课堂都交给学生了,还要你老师干啥?三、黑板板书上,人家老师上课都是给同学们写了满满一黑板,而你呢,除了课题,就是简单的几行字,你害怕学校没粉笔不是?知识你写不到黑板上,学生的笔记哪里来?其他我也不多说了,今天我把几位“老语文”叫来,一起来指导指导你,看看人家是如何上语文课的。
  校长把我的缺点都说完了,“老语文”们也说不出什么了,于是,我虚心地给大家解释我的上课思路,谁知校长一听就放狠话了:别不服气,别以为你是科班出身。实话告诉你吧,在座的,我们谁吃的盐都比你吃的饭多,过的桥都比你走的路多,你完全是纸上谈兵,花架子,管看不管用。
  缓了一口气,校长又说到了几位“老语文”如何每天备课到深夜,批改作业到深夜,辅导学生到深夜,讲课讲到下课铃声响还不忍心离开教室一步。末了,校长强调:看看人家张老师,每次批改作文,不但有眉批、行批、还有总批,老师的批语比学生的作文还要长,为熬夜给学生批改作文,张老师每晚都要吸掉两盒烟;还有郭老师,每次给学生讲课,唯恐有一个学生听不懂,常常反复讲、讲反复,每节课都是口干舌燥,音声嘶哑;你再看看王老师,为学生累弯了腰,但依然坚持带病给学生上课,天不亮就第一个走进教室,夜深了,还在给学生讲最后一个问题。据我了解,你还经常让学生批改作文,教案写得简单应付,字体不好,哪像这几位老同志,一学期都要写出几本教案来,教案字体工整,一笔一划像刻的一样。或许他们的整体素质不如你,或许他们的知识面不如你,但他们的这种敬业精神,这种工作态度就是一个优秀教师;态度决定一切,成绩大小是能力问题,认识上不去就是态度问题,你这样对学生不负责,不但做不了春蚕,也做不了蜡烛。
  校长说累了,我也听腻了。不过,我还是虔诚地问:校长,学生成才不一定需要老师当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啊?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太阳一样在照亮别人的同时,每天都是一个崭新的自己?毛主席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一个人身体都跨了,还谈什么革命?
  校长很郑重地批驳我:你这是断章取义。接着,校长告诫我:他们几位“老语文”都是老黄牛,是出了名的优秀教师,你吗,再这样下去,顶多是一个60分老师。
  一听校长给我下了60分老师的定义,我彻底失望了。想到上班伊始我给自己定下的先当一位合格教师再当一名优秀教师的理想,这天夜里,我彻夜难眠。第二天,我找来几份教育报刊寻找教育成功的秘籍,当听说全国教育家魏书生要在星期天来省城讲课时,我偷偷地乘火车赶到省城,听完魏书生老先生一天的讲述,我茅塞顿开。我想,魏书生老先生是国家级优秀教师,一人拥有30多个头衔,是校长,又是班主任,教了两个班的语文课,还经常外出讲学,他教学成功的秘籍就是把课堂交给学生,让自己从日常繁琐的教学工作和学校行政工作中解脱出来,魏老先生的讲述让我更加树立了当一位合格教师和优秀教师的信心。
  回到学校后,我又私下里学习了全国优秀特级教师李镇西、于漪等语文大家的教学经验,慢慢地,许多老师看我能轻松地学习与进步,教学成绩一天天在提高,大家都为我高兴。
  三年后,我成了学校的一名教学能手;五年后,我破格晋升了中学中级职称。不久,老校长因病办理了退休手续,几位“老语文”也先后退休或病休。就在我参加工作的第十个年头,我进入了学校中层领导之列。
  老校长和“老语文”们相继走出了校门,我突然感觉心里一阵空虚起来。这天,我又想起了老校长告诫我的话:一个60分的老师。60分,不管咋说,是一个及格的分数,他实现了我当初做一个合格教师的目标。剩下的,就是我实现做一个优秀教师的目标了。
  2009,我校在实施新课改的基础上,又组织教师外出学习杜郎口、洋思、衡水、永威等名校新教法,结合本校实际,学校开始了新一轮的教学改革。这次教学改革的主要核心就是:让老师们都从繁琐的日常教学事务中解脱出来,健康成长,舒心工作,快乐学习,让学生真正成为课堂的主人,实现学会到会学的转变。
  这一年底,全县新课改观摩会在我校召开,经验介绍时,我们的新校长以《放开手脚,把课堂还给孩子》为题,介绍了我们的教改经验,先学后教、当堂训练给我们学校带来的新气象。会上,新校长还特意向大家介绍了我,一个60分老师的成长经历。
  后来,有一位记者专门采访我:有人说你是一位教改能手,请问,你给自己打多少分?我笑了:60分吧。
发表于《河南教研》(中学版)2012年23期

访谈

回顾北大中文系1955级“中国文学史”的编写

958年,北大中文系1955级的三十几位学生响应拔白旗,插红旗,批判资产阶级学术思想及其代表人物,夺取资产阶级占领的学...

李白:志在删述 辉映千春

中国诗歌发展到盛唐,声律、风骨俱备,正式踏入黄金时代。作为盛唐最杰出的诗人之一,李白长期游离于政治中心长安,直...

足球下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