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距离

来源: | 作者:赵付友  2020-10-27 14:40

爱的距离
34个小时的“站票”火车行程后,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乘坐火车没有座位的痛苦。走出北京火车站西站后,我急忙冲向地铁站台。不为别的,早一分钟踏上地铁,为屁股找个支撑的地方成了我的燃眉之急。
我急匆匆地前脚刚踏进地铁大门,后脚就有了抬不起的感觉:硕大的地铁车厢里,挤满了黑压压的乘客。此情此景,让我第一次真切地体会到了“摩肩接踵”的含义。
一美女从座位上起立转身。不用别人提醒,无需他人点拨,身体的疲劳驱使我急忙跨步上前。尽管我求座心切,但美女让出的空位还是无情地落在了一位怀抱小孩的妇女身躯之下。懊恼之际,地铁徐徐开启,随之而来的地铁广播之声振聋发聩:“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你身边如果有老、弱、病、残、孕及带小孩的乘客,请你及时让座,谢谢!”
听完广播员的声音,我愕然了:幸亏我刚才没有与带小孩的妇女抢座位!如果我当时我真的快了一步坐在了座位上,而带小孩的妇女就站在我身旁,情何以堪?美女能主动地把座位让了出来,乘客们都知道她是要给身边带小孩的妇女让座的,我要不顾一切地捷足先登,我的尊严和风度何在?
庆幸,庆幸的是我当时并没有与别人抢座!
一个小时后,地铁到达了终点站。见到来接我的朋友后,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累死了。
走在回朋友驻地的路上,我向朋友谈起了地铁上的感受。
听完我的讲述,朋友笑了:北京的地铁是首都的地铁,首都的地铁代表着北京和祖国的形象。
我笑了:还是北京人的素质高。
朋友不以为然地笑了,我也跟着笑了。我是说,爱的距离不是长江与黄河的距离,爱的距离就在一念间。
发表于《天中晚报》2012年8月21日

访谈

回顾北大中文系1955级“中国文学史”的编写

958年,北大中文系1955级的三十几位学生响应拔白旗,插红旗,批判资产阶级学术思想及其代表人物,夺取资产阶级占领的学...

李白:志在删述 辉映千春

中国诗歌发展到盛唐,声律、风骨俱备,正式踏入黄金时代。作为盛唐最杰出的诗人之一,李白长期游离于政治中心长安,直...

足球下注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