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旗猎猎村头儿飘》

来源:奔流文学网 | 作者:于廷见  2020-11-03 10:11

腊月二十九的下午,杏花村42岁的村党支部书记田志中在自家小院里赏花。往年这时候,腊梅花都开开了,黄的金灿灿一树,红的彤彤站满枝头,阵阵芳香弥漫小院,让人的心都要醉了。今年的腊梅花却还似羞答答的少女,花苞还紧紧地包裹着,不想轻易展露自己的芳容。晚上看电视时,一则新闻一下子拉直了田志中的视线: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武汉封城了!田志中的眉额瞬间蹙成一团。恰在这时,手机的铃声也响了。田志中一看,是红石镇党政办的电话:“晚上八点半,召开全镇冠状病毒疫情防控紧急会议,全体镇干部职工和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主任参加,不得请假、不得缺席!”
镇里的会议结束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田志中让村委主任张乔山留下在镇上的“老刘金色广告部”制作宣传条幅,自己回村连夜召开了村组干部会。第二天(大年三十)一大早,杏花村村委会所属的各个自然村村口都设置了疫情防控卡点,出入村庄的路口、主要村街上都拉上了宣传横幅。条幅的内容五花八门,精彩纷呈: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联防联控,坚决打赢疫情防控攻坚战!科学应对,群防群控,战胜疫情。来串门的都是敌人,敌人来了不能开门。亲戚不走,来年还有;朋友不聚,回头再叙。口罩还是呼吸机,您老看着二选一!今天到处乱跑,明年坟上长草!疫情防控大如天,丈人来了也要撵。今天聚会图热闹,骨灰盒中乐逍遥。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少聚集。新型病毒人传人,安坐家中保平安。强防控,不恐慌,信科学,不传谣,信官宣。·······这一天,全国城乡千村封路,万街封巷,一场不见硝烟的人民战争悄然打响。
明天就是大年初一,田志中担心村民串门拜年祝福带来安全隐患,就利用广播一天三遍号召和呼吁大伙儿戴口罩,不出门,不串门,不扎堆;居家多通风,勤洗手,讲卫生。他背着40斤重的消毒水在村里消杀,他骑着摩托车,东村跑跑,西村看看,在杏花村村委所属的7个自然村的防控卡点巡查,劝解聚堆闲聊的妇女各回各家,说服在村里溜达的汉子回到自家院落。每到一处,田志中都向大家传递着这样的信息:杏花村的党员干部,党考验我们、人民需要我们的时刻到了!疫情肆虐,害我乡亲,是党员的就要先上!一天下来,田志中嘴唇干裂起皮,浑身像散了架似的,连走路的气力都没有。天快黑时才回到家里,简单地扒拉嘴里几个饺子,又匆匆回到了村头的防控卡点。
大年初一,田志中将一面鲜红的党旗插在了村头疫情防控卡点。红旗猎猎,在风中高高飘扬,它让村民的心里也更加亮堂。从上海打工回来的常青自愿到防控卡点执勤,在武汉工程学院读大三的俊杰不厌其烦地向村人宣传新冠病毒防控知识,协助村干部在村里消杀,海洋、东猛、世豪等在校大学生也做起了志愿者。78岁的老党员田坤捐出了自己的养老钱2000元,他动情地说:我是一名有55年党龄的共产党员,现在吃不愁,穿不愁,都是托党的福,现在国家有难,我理所当然要出一份力!贫困户李梅花也捐出了200元,她把钱硬塞进支书田志中手里:别嫌少!俺困难时国家不忘俺,国家到了难处,俺也得尽一份心!这让田志中和在场的人们心中都暖融融的。
疫情防控形势严峻,村里的事儿也是一桩连着一桩。初四凌晨一点多,全红媳妇要生孩子,田志中连忙用自己的“五菱宏光”面包车将她送进人民医院,全红媳妇生了个八斤半的千金,一家人脸上乐开了花,一夜未眠的田志中也忘记了疲劳。初七晚上十一点多,得法76岁的老娘心脏病犯了,田志中二话不说开上自己的车风驰电掣般冲进黑夜里。得法娘经抢救平安脱险,一个劲儿地夸志中的好。群周一家从武汉回乡过年,居家隔离,田志中和村医每天定时上门为他们测量体温,将一家人所需的米、面、油送到大门口。田铁锤的儿子海发原定的正月十二结婚,田志中连续三天跑了不下十趟做工作,让他们缓办喜事。人家当初说啥也不同意,说结婚的时间那是一锤定音,改了不吉利。田志中的嘴皮子都磨破了,田铁锤的工作好说歹说做通了,又马不停蹄来到几里外马家李村田铁锤亲家董拧劲家。这董拧劲真是人如其名,死蛤蟆能说出尿来,更是油盐不进的主。他说就是说破大天他也不同意女儿改结婚时间,他要对女儿一辈子的幸福负责。最后还是董拧劲的女儿看着田志中一趟一趟跑过意不去,她说起话来干脆利落:“爹,疫情这么吃紧,田支书管着村里几千人的事,就别让人家再跑了。再说了,啥要紧?人的命最重要!要是没了命,还结个啥婚?”董拧劲才同意女儿的婚事缓办。
2020年2月4日是正月十一,这一天“打春”。往年这时候,风吹在身上已经不“粘”身子了,今年的风刮在身上还是刺骨寒。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还在逐日攀升,外防输出,内防扩散,一刻也不容松懈。田志中和参加防控值日的党员干部群众,忙得像车轱辘转圈。看着他们为了保护全村人的安全如此辛苦,村里的老少爷们也行动起来了。平时抠门出了名的吕桂花带着两箱康师傅牛肉面来到村头的防控点,放下就走;正上初中的小洁,将一箱火腿肠撂下就跑;81岁的李奶奶和孙子一起送来了三箱手撕面包;在青岛旅行社当导游的军山捐赠10箱方便面、10箱“加多宝”饮料······
转眼到了正月十五。往年,这也是春节热闹气氛达到高潮的日子。家家彩灯高挂,五颜六色的烟花点亮天空,孩子们挑着各式的灯笼东家跑跑,西家串串,整个村庄都是喜气洋洋的。今年却是异常的安宁,到处是静悄悄的,连鸟雀都早早归了巢。人们窝在家里看电视,刷微信,打扑克,做游戏,不出院落。
月儿打着哆嗦,高高地挂在天上。云儿飘过来,一会儿遮住了月亮,一会儿又被风儿吹走。田志中在家慌慌张张吃罢晚饭,又急急忙忙一路小跑回到防控卡点。村头的风大起来了,尽管他在棉衣外面又加了件黄色军大衣,但还是感受到了乡村夜里的寒冷。党旗猎猎,在防控卡点上空呼喇呼喇作响;月光皎洁,照得田志中胸前的党徽熠熠闪光。在这个寂寞静谧的夜晚,田志中真正感觉到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是如此的光荣,责任是如此的的重大,使命是如此的神圣。田志中从凳子上站起身,来回一边走动,一边跺着脚,棉鞋底子撞击着村头的水泥路面,发出“啪、啪”的响声。
晚上10点多,乡村的夜寒冷宁寂,没有一声鸡叫犬吠,鸟儿也停止了窃窃私语,只有疫情防控卡点上空的红旗不知疲倦地迎风飘扬。田志中看和自己搭班执勤的晓峰穿的单薄,就劝他回家添件衣服:“别仗着年轻不知道爱惜自己,冻坏了身子说啥都晚了。”晓峰30多岁,是杏花村村委会的副主任。听了支书的话,他说了句“你先顶会儿,我一会就回来”,一路小跑回家添衣裳去了。田志中无聊地在防控点上徘徊着,脑子却没有停止思考问题。他想着明天的工作,梳理着疫情防控开展以来暴露出来的漏洞,思忖着堵塞的措施。这时,两声柔和的“叮当、叮当”的手机消息提示音响起,他随手点开,一则短信跃入眼帘:“中哥呀,你都多长日子没来了,你把娟妹忘完了?中哥,不瞒你说,这些日子,俺老想那个事,有时候油煎火燎的。你快来吧,家里就俺一个人,昊昊年前去他姥姥家隔下了,门没锁。”看了短信,田志中立时打了个机灵,刚才一直混沌的脑子清醒了许多,身体的某个部位像冲了电流似的有了反应,抖擞起来,滚烫的血液也在全身加快了奔腾。他紧步向村里方向跨了几脚,回头看见天上大风卷走了云彩,明晃晃的月亮照着村庄和田野,风儿吹得红旗“呼喇呼喇”响。他收住了脚,一步一步回到防控卡点,在一张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用手机给自称娟妹的女子回了信息:“疫情防控大如天,群众生命比天大,这个时候我不能犯迷糊。别多想,睡觉吧,待在家里别出门。”
给田志中发短信的女人是他同村最要好的哥们儿志宏的老婆王莉娟。这女人生得高挑个儿,隆鼻梁,双眼皮,
一对大眼流盼生辉,双腮一边一个喝酒窝,一颦一笑让人过目难忘,村里人都说志宏好福气,娶了个西施媳妇。
志宏比志中三小岁,是从小一起玩尿泥的伙伴儿。他们一起偷过瓜,摸过枣,掏过鸟窝,从小学到初中也一直是同班同学。志中头年去云南武警部队当兵,第二年志宏去青岛海军部队服役。退伍后,他们相继成亲,志中娶了李美红,志宏娶了王莉娟。没几年,志中和美红儿女双全,志宏和莉娟也有了独子昊昊,两家的小日子过得比火炭儿都红。6年前,俩人一商量合资买了搅拌机、龙门架等搞建筑的机械,成立了自己的建筑队,在县城盖起了高楼。年终一算账,整整赚了48万,叫两家人喜得不行,哥俩儿憋足劲明年要大干一场。
谁知道第二年春上刚开工20天就出了事:志宏在三层楼支壳子,一失足从上面坠落,脑袋正磕在一块红砖的棱角上。志中闻讯疯了一般冲到现场,和工人星火流云将志宏送往医院。可志宏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志中,只说了一句“替俺照顾爹、爹娘、家···”,就满眼不舍地永远闭上了双目。噩耗传回村里,莉娟不相信把她宠成公主的志宏会忍心离她而去,哭得撕心裂肺,昏死过去几回,拉着志宏的灵柩不让下葬。
志中解散了建筑队,变卖了建筑机械,将30万赔偿款送到志宏家,在村里老老实实当起了农民。年满70岁的杏花村党支部书记董发祥退休前,向红石镇党委推荐志中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志中几次推辞不过,只得当起了最基层一级组织的带头人。当过兵的志中果然没有辜负老支书和村民的信任和期待。上任不到两年,杏花村就从落后村跨入先进村的行列。农田水利建设、美丽乡村建设、改善人居环境等各项工作在全镇名列前茅。当然,志中也没有忘记好友志宏的生前嘱托。志宏的父母、莉娟母子的生产生活,志中处处想到做到,从不让他们犯难。夏秋两季的庄稼,志中和村里的志愿服务队收获、晒干后给他们拉回家里,买米面油、灌煤气等重活,志中到镇上开会时就顺带着干了。村里人说,志宏走了,志中就像他爹娘的亲儿子,这样的好支书在红石镇找不到第二个。
那是一个闷热的伏天,志中在镇上开完会已经中午。他在镇政府对面的“红玫瑰”饭馆吃了碗肉丝面,就给莉娟家的煤气罐充了气,绑在摩托车后座上往家赶。
村里静悄悄的,大伙儿都在午歇,村街上不见一人影。天地间没有一丝风,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知了少气无力鸣叫着,大奎家的老黄狗窝在树荫下张着大嘴、伸长舌头“呼哒呼哒”喘着粗气。莉娟家的大门敞开着,志中直接将摩托车开进了院子。平时志中给莉娟家捎东西,很少进院子,都是在大门口交接。今天带着充了气的煤气罐,他就破了例。等他把罐子卸下,已是满头大汗,短袖衫早水洗似地粘在身上。他把煤气罐子掂进厨房,拧好阀门,试了打火,出来时,
莉娟已从压井里压好了一盆清凌凌的水。他洗了一把脸,莉娟递过一条干净的毛巾,他胡乱一擦,递还毛巾时,莉娟却一把将他拿毛巾的手攥住,摁在自己的前胸上,目光炽热,似要喷出火来:“志中哥,俺不是个坏女人,志宏走两年了,俺一直给他守着,俺也需要爱呀,你摸摸俺的的奶子,你就知道俺是多么好的女人!”志中惊出一身冷汗,竟抽不动自己的手来。他仓皇中拿眼朝大门方向一瞥,大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上······迷离中,他摸了莉娟那双饱满、坚挺、弹力十足、手感极佳的大奶。莉娟这个平素文静秀气的女人,就像一株旱极了的秋庄稼遇见了甘霖,就像一座压抑太久的火山得以喷发,她不停地要,她不停地开发着志中的能量。整个下午,俩人云里雾里,颠鸾倒凤,一直氤氲在甜甜的气息里,只恨时光流逝的脚步太快。
这天晚上,志中掂着酒来到好兄弟志宏的坟前,“噗通”一声跪下。他扇着自己的耳光,他向他诉说着心事。说一会儿,他对着酒瓶嘴“咕嘟咕嘟”几口,边说边喝,他发誓和莉娟只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酒瓶见了底,志中也醉了,这一夜他在志宏的坟前睡了一夜。
志中食言了。他对莉娟欲罢不能。他迷恋莉娟柔滑如雪的肌肤,他迷恋莉娟绵如锦缎的身子,他迷恋莉娟给他的缠绵和美好,出不了几天他就要光顾她的小院。他自责、矛盾、痛苦,就这样,一晃就是三年······
正月十六凌晨,冷空气还缠绕着惺忪的村庄,志中正趴在执勤桌上迷瞪,手机铃声响了。打电话的是志中的妻子李美红,她用哽咽颤抖的声音告诉丈夫:“娘、娘走了。”志中的睡意一下子跑到九霄云外。他给晓峰打过招呼,疾步向家里赶去。来到娘的床前,志中“咚”地一声跪下,眼泪扑簌簌流淌。83岁的娘像睡着一样安详,临走时,儿子近在咫尺却不在身旁,志中想着不由得放大悲声。妻子儿女也陪着他掉眼泪。哭了一会儿,志中止住了悲声,拨通了舅家表哥二华的电话。二华是与杏花村东临龙天沟村委的电工,也是经常在面上跑的人,他告诉志中:“疫情正吃紧,就别来报丧了,再说村口防控严得很,也进不了村。你舅年纪大了,先不告诉他,等过一阵子再说。我一会就到。”志中又拨通了妹妹志梅的电话。妹妹一接到凶信,就哭泣着说要和丈夫、儿子一起来奔丧。志中劝慰妹妹,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难过。特殊时期,为了大家的安全,还是你自己来吧,妹妹也不再说什么。
天大亮时,志中的妹妹志梅和舅家表哥二华先后赶到。不多时,县殡仪馆的服务车也到了。志中和妹妹志梅、舅家表哥二华每人都戴着双层口罩护着老人进了城。火化完老人的遗体,志中抱着骨灰盒回到了家里。他和表哥二华商量,老太太的遗骨先不下葬,一则不惊动乡邻,可以避免交叉感染的危险。要是现在下葬,再俭办也有安全隐患,如果出了纰漏,咱就成了人人唾骂的罪人。二则老太太一生辛劳多不容易,就让她在家多住些日子吧,等疫情过了,再把老太太风风光光送进南北坑。表哥二华也认为这样比较合适。志中将娘的骨灰盒抱进她生前居住的房间,放在整理得展乎乎的床铺上,用一块簇新的红布蒙上,对着骨灰盒深深鞠了三个躬,转身走出房间。他送走了表哥和妹妹,大步流星向村头的疫情防控卡点走去。
村委一班人都劝志中,抗疫是场持久战,你在家好好歇两天,养养精神,别累垮了身体。志中婉言谢绝了大家的好意,他又像一只陀螺一样不知疲倦地旋转起来。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杏花村的宣传、消杀、防控工作一如既往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杏花村党支部书记田志中舍小家、顾大家始终坚守一线战疫情的事迹不胫而走。县电视台、市日报纷纷进行了专题报道,县委书记马腾飞、县长王胜武驱车30多公里来到杏花村防控卡点亲切看望、慰问田志中,并通过他表达了对其亲属的问候和谢意。马腾飞同志深情地说:“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初心如磐担当责任使命。田志中同志在这场不见硝烟的疫情防控战役中,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是基层防疫一线涌现出的优秀代表,我们各级党员干部都要以田志中同志为榜样,把疫情防控工作抓得更紧、更实、更细,众志成城,齐心协力,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新冠病毒防控攻坚战!”市县妇联、民政等部门也对田志中及其家属进行了慰问。市委书记陈潇非看到市日报关于田志中同志的先进事迹后,专门作出了重要批示,号召全市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向田志中同志学习,努力夺取战“疫”工作的全面胜利!
和煦的春风终于送走了冬天,海棠依旧,点亮了花海新城。疫情防控也转入了严防境外输入、内防反弹的阶段,全国各地疫情防控、复工复产齐头并进。海安县也对全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涌现出的先进单位和个人进行了隆重表彰和奖励。特殊时期,县委书记马腾飞亲自送奖到基层。在杏花村头的防控卡点,他为田志中披红戴花,颁发3000元奖金。田志中当场将3000元奖金捐给村里用于防控工作。
这天晚上,田志中轮休,他睡了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第一个安稳觉。他也做了一个梦,他梦见疫情结束了,他把娘风风光光送到了茔地,他摘下胸前的大红花,端端正正摆在娘的坟头上,大红花红光四射,娘眯着眼儿,慈祥地看着他······

访谈

65年,依然芬芳如故

韦其麟(右)向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赠书。 他,18岁创作的诗歌《玫瑰花的故事》在《新观察》上发表,20岁创作了长诗《...

中国文化的特色与生命力

在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特别提出了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中华民族五...

足球下注网官网